Saturday, 28 March 2009

春来日






“ 魂断最是春来日,一齐弹泪过清明 ”


不是正日。今早没下雨。

外婆走的那年,清明对我有了个更深层的意义。这是我们去看外婆的日子。(当然还有,我没见过的外公。 我们表姐第妹是外婆照顾大的。对她的感情好深。) 给她报告了我们的近况。妹妹今天轮班没来。千交待万交待老妈告诉外婆,她毕业上班了。大家都好。

好多年了,老妈总还是含着眼泪祭拜外婆。今天多了一个表妹,大概是想起Meow me。也许, 要外婆帮忙照顾刚上天堂的Meow me。

环看四周,各色各样的祭奠用品样样齐。知道这些都是很形式化的,可是这里还是包含了许多对故人的缅怀与怀念之情。


pix 3 - 外婆爱吃的耳朵饼

pix 4 - 被火化的祭品, 随风而去。

Does time really heals all pain? Or does it simply numb our heart, so that we will not feel the pain of loss? What it need, is a trigger point. For the numbed heart to feel that familiar tingling sensation all over again.

6 comments:

阿丹 said...

愛我;
餅朵耳;超

去我;
墓掃明清;明

冰冰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
冰冰 said...

阿丹,
每次看你的留言,总象是在解密码。
有趣。哈~~

原来你超愛耳朵餅呀。=)

小叶子 said...

我喜欢黑白照,
冰冰拍得很美。
最喜欢第一张,
有古代的花样。

阿丹 said...

了神費您讓
么什沒也
是只
了罷字文弄玩

-------
歡喜
落部的你
一如終始
舊依
字灰底白
~的雅淡挺

Bingbing said...

哈哈~看了好窝心。
谢谢阿丹

不会費神,你个人风格嘛。=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