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19 September 2009

最好的时光



最近老往星巴克里钻。喝的总是热腾腾的Cafe latte,谈的总是一样的事情。唯一不同的是时间,星巴克的地点,和身边的人。很享受和朋友在星巴克里聊天的时光。新加坡有那么多cafe,但我独钟情于它。不会太贵,不会太高雅,不会太静,不用太拘谨,空间够大。我觉的那营造出来的气氛很适合聊天。不过有时想想,我对它的执着或许只是一种习惯与对于过去记忆的一种缅怀。

最爱的分店坐落在兀兰 Causeway Point。有我爱的落地长窗,午后的阳光斜斜的照进来。我可以享受着,那阳光和室内冷气的调和出来的温暖。在那里很悠闲的渡过了无数个慵懒的午后。很可惜,这里面的人,事,物早已非往昔。这城市的变化实在太快了,好些地方已经成为记忆的一部分。现在的它已经换了内容,换了新貌。是个会说话的面包。好多年了。

后来常去的是PS那间。好几次都是一个人在那里等迟到的朋友。自己一个人点了咖啡,坐在角落。读书也好,看人也好,发呆也罢。总是乐在其中的。朋友说有艺术天分的人总爱一个人。无论你是做什么工作的。哈哈哈~也对。和自己约会其实很不错的。

最想去的星巴克是在novena的那间。星巴克玻璃屋。四面都是玻璃, 不过感觉有点小。也许因为它有点out of the way, 所以虽然最想去可是从来没有行动。

(Vivocity 的Pacific Cafe 其实也挺不错的。星期五晚上没什么人。很适合谈心。我挺喜欢的。虽然它不是星巴克)

14 comments:

筆心 said...

星期五见!




哪一月?
哪一年?
春天好还是夏天凉?
再说!

=D

Bingbing said...

哈哈~好呀
我们约个星期五来淡淡心。

哪一月
哪一年
你决定

不过我比较喜欢秋天的天气。
秋天适合在室外喝热饮
感觉很棒哦。=)

我们不见不散。

筆心 said...

我会衣着白衫、泛白的牛仔裤,唔…可能加上白色的跑步鞋吧…头发嘛,应该不会为谁而剪…
妳呢?白色玫瑰??坐在落地长窗的角落…
还是Pacific Cafe那一间?
妳决定。


哪一月
哪一年
秋天?可以。
就在葡萄成熟时…


对,不见不散!





(哈,韩剧我们是不是看太多了?^^ ^^ )

冰冰 said...

听说转角有间“咖啡王子一号店”,卖的咖啡很好喝。侍应生也挺好看的。不如就去那间吧。

葡萄是几时成熟的蛤?等瞎我记错时间,让你白等就不好了。哈哈

我会穿黑色t-shirt和蓝色破牛仔裤。我应该会绑个马尾。

好的,我会带朵白色玫瑰和一本安徒生的童话故事书。在秋天适合读童话呢。

哈哈哈

(我想,我们是中毒很深了。)

筆心 said...

"咖啡王子一号店"? 嗯,名字挺帅一下酱~
好,决定了,就这间吧!那里边的侍应生让给妳看好了, 我比较洗翻看老板级的,够稳重啦~ (面不改色…)

葡萄是几时成熟的蛤?依我看应该是榴槤树上掉下来的那一刻吧???????
(依然面不改色…)

好,黑衣破牛仔裤、马尾。
行的~ 应该没有什么人可以这样特别的了~

记得玫瑰花不要放在大包包里让我看不到。。
应该我是嗅着白色玫瑰花香来的……


哈哈哈哈





(不用想,肯定是毒深到遍体鳞伤了。)




~~喜欢妳的默契!

筆心 said...

冰冰,

等了一整个下午,怎没见着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呢?^0^

***

其实,我喜欢妳的这一篇生活的片段,随性的在妳字里行间抓一把,都可以嗅到咖啡的幽香,虽然我不喝咖啡,但就被妳那“星巴克”的诱惑自编自导起来了 ^^

Ya,其实也想让妳知道,我已经许久没看韩剧了,最后的一部应该是停留在笑剧“金三顺”和Rain的那个常挂在口头上的gogo加油的什么的,哈都忘了戏名…
嗯。。时间晃得太快了。


well,只想说一声,谢谢妳的分享 =)

冰冰 said...

哈~~我还在构思故事的情节呢。
这么快就等不及了。

我是边啃饼干边看你的上一则留言的。笑到差点被噎到呢。 哈哈~

其实我还挺喜欢这样无厘头的对话的。哈哈~可以减压。如果不克制,我大概可以这样一直写下去。哈哈

其实我也非百分百韩剧迷,不过我是个戏痴。什么~~戏都看。哈哈~~我最后看的韩剧是[黄真依]。韩国的电影倒是看了不少。

谢谢你喜欢我得这篇博文。

哈哈~老实说,我在问自己,该嘛花时间写那么长的东西。当下是抒发情绪,后来觉得很浪费时间。(看,我连留言也写那么长。(摇头))

可不可以把我们的对话上载成博文?我觉得挺可爱的。标题是“两个女人的无聊对话” 。哈哈

筆心 said...

冰呀冰

妳真要把咱对话上载成博文?
妳的咖啡还没喝,我的红茶也还没点呀 ^^


如果真要上载…
记得别写错成《两个无聊女人的对话》ok?!
不如文艺一点,加些韩剧的味道,变成《两个女人泡菜的对话》妳说好不好??酱,秋天的安徒生就不会饿肚子了~ 哈哈


Have a nice weekend ~ ^^

冰冰 said...

哈哈~我本来就会是很有文艺气息的。

《两个女人泡菜的对话》很不错,我还挺喜欢的。至于要不要上载,让我再想想。哈哈~

Bingbing said...

不好意思,漏了一个字。

我想说的是"我本来就[没]很有文艺气息的。哈哈

筆心 said...

哈~写漏了一个字?
罚妳停看姜东元一週!>.<"


其实真要谢谢妳配合我的留言
近来的日子把脑汁榨干了,也写不出个什么感觉来…
来此一游后,才找到另一个无厘头的自己。
哈哈,这样方式的对话,没有负担也!



(我们迈向导演的道路前进!!看,看,无厘头又来了…哈哈~)

冰冰 said...

奇怪,这么我老是被你罚呀?哈哈〜〜

我对姜东元是有点走火入魔了,所以停看一週是万万不行的。他是我唯一的eyes candy leh. =P

完全了解你的意思。我很你一样,最近脑汁也被榨得一滴不剩。现在的我,只想完全放空。写点有的没的和无聊废话。哈哈哈〜

其实无厘头也须要用上一定的创作和想像力的。对脑部"发育"是几好虾.哈哈〜

好的,我们迈向导演的道路前进。哦,可以找那位猩猩拍戏呢。哈哈

筆心 said...

冰冰,

~奇怪,"这"么我老是被你罚呀?
哈,问题是妳怎么老是漏东漏西的呀~ X_x


妳hor妳,妳怎么咻一声的就跑去猩猩那儿延烧我们的无厘头。。。叫我怎么收科???





~晕~

冰冰 said...

哈哈!谢谢纠正。哈哈原来是那个“怎”。一时忘了。不好意思,我常常会写错别字。可能是不够专心的后果。

[ 妳hor妳,妳怎么咻一声的就跑去猩猩那儿延烧我们的无厘头。。。叫我怎么收科???]

哈哈~不知道leh。。。。。可能刚好都说到拍戏吧!刚好猩猩大爷也很配合。

好了,好了。我应该见好就收了。=P

不要晕,风油借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