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13 March 2010

一花一世界




前一阵子
笔心在我的 {看风信子开花}
留了这一段话

笔心:
如果风信子也有季节的,那相信我跟不上了。
(到花圃园时,一定会询问。还没见过真正它的模样)

老是觉得花很可怜,虽然灿烂过,但眼见她一天天枯萎…
(还好,我知道花开花谢的道理。)

我:
笔心,
我想,花开花谢的道理和人生一样。
那只有刹那的美丽,教会人什么叫珍惜。

它一直不枯萎,那就和假花没分别了。

人生如果一味是快乐,
没有离别悲伤,快乐也会变的很廉价的。
=)

我想补充。。。
即便,这分离可能会很伤
也许在也回不了过去的自己了


不过
这就是人生




想起很久以前
读过的一篇佛学

话说释迦牟尼在灵山会上说法,
他拿着一朵花,面对大家,不发一语。

当时只有迦叶 (印度禅的初祖) 会心一笑。
只有他悟出了佛祖的道理

这是禅宗的由来



佛曰:
一花一世界,
一木一浮生,
一草一天堂,
一叶一如来,
一砂一极乐,
一方一净土,
一笑一尘缘,
一念一清静。

这个经文,我就不多做解释了。
不想班门弄斧
可以在网上goodle google

我没什么慧根,
并不能很好的参透
这其中的微妙道理

我对那朵花的定义
就是我对笔心的回应

我很喜欢那个意境



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
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,
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
And Eternity in an hour.

——英国诗人William Blake (1757-1827)



6 comments:

吴延塔 said...

William Blake 这句名言我也很喜欢。

Bingbing said...

Share with you another one which I like
The Road Not Taken - Robert Frost

http://www.poemhunter.com/poem/the-road-not-taken/

筆心 said...


先谢谢妳给了我一个大空间,让我今早一定要抽出时间去了很大的花圃园寻找着风信子…
一共问了三间,缅甸的园工听不懂,柜台小妹嗯嗯了一下,然后望着天想了30秒... 我放了她一马,呵呵呵,毕竟我也不懂嘛~ oO"
最后的一间,偌大的花园竟看不见一个人~(还好我不是采花贼. ^^)
真的,风信子的季节过了。


冰,对着人生的一些课题,我尝试着不太要问‘为什么’了。不问为什么的日子其实也很写意,因为没有包袱,可以很容易的活在当下。
谢谢妳的一花一世界、佛曰,还有之前的白玫瑰,让我开始对花有了一点点的爱慕..

妳知道吗?这个三月,不是属于我的,时间真的太贵了,买不起,所以没常来串门~
=)

Snowflix said...

你拍得花真的很美。
珍惜。。。 抓住那停留的片刻。

Bingbing said...

谢谢 snowflix =)

Bingbing said...

笔心,
风信子是年花,看来你得等明年了。

其实我也没有多想什么。只是那时候的随想。=)

{妳知道吗?这个三月,不是属于我的,时间真的太贵了,买不起,所以没常来串门~
=)}

没事。你也不用抱歉啦。有空再来。=)